ISO 50

走出阴霾

回首尘缘:

最近被持续不良的心情影响了做事的动力。在社交媒体上也处在沉寂状态。


刚在G+上读到了一段话,受益匪浅。



用良好的心态做事。什么是良好的心态,就是做事时抱着快乐的态度去做,不必有拯救他人之心,更不必苦大仇深。虽然有许多你要帮助的人可能比你还困难,但你不必悲戚着去,痛哭着回来,因为悲伤是无边的,快乐才十分难得。我十分推崇刚多赛那句话:做好事是不够的,必须用好的方式来做。



放任不良情绪侵占自我,连自己都泥足深陷,又如何追求向往的生活的方式。于是我决定开始学着放开,想要追求自由,首先得先让自己自由。否则得到了所谓的自由,也只是形式上的而非实质上的。


聊聊上周的两件事。


3月14日是白色情人节。十五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正在痴迷于《心跳回忆》,这个连不玩游戏的人都有耳闻的游戏在当时几乎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第一是他是个极其“文艺”的游戏,与那些持续的竞争、战斗作为内容的主流游戏类型均不相同。游戏的过程就是每天上学+谈恋爱,这对于视上学期间恋爱仍为洪水猛兽般而使劲压制青春期我们而言是一次巨大的心里解放。第二是因如上原因而对恋爱以及两性关系这件事终于有了另一种了解和学习的方式。(第一种方式大家心知肚明)其实我想到这件事,终于就明白了为什么常年来自己对待两性关系那么偏重某一面,答案已不言自明。可见青春期的成长与接触对一个人的心理能产生多么重要的影响。


说回《心跳回忆》。我对于白色情人节的了解基本是源自这游戏。了解了到了2月14日情人节向喜欢的人表达爱意和馈赠礼物,在一个月之后的3月14日,如果爱意被接受,就会得到回馈的礼物。这就是白色情人节的含义。虽然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仍然抱持这种想法显的有些天真幼稚。但爱情作为一种特别的存在,产生的过程固然美妙,持续的存在才更显得神奇。所以当我在这一天收到小蝎子准备的黑白巧克力蛋糕时,内心的满足自然不是词语可以表达的了。只有理解了我的那份坚持的信念,才能感受到我所沉浸的幸福之深度。


我爱小蝎子,她也那样爱我。所以我们之间的感情不仅美妙,而且神奇。





————分割线————


就知道有这一天。


小黑开始毫无目的的在屋里四处乱窜,放出怪叫。在各种地方抖尾巴搞灌溉。大黄倒是不这样做,他会默默的看着小黑这样折腾,直到某个时刻,就像是蓄劲已久般的弹射而起,然后追着小黑,想尽办法骑到他的身上。小黑当然不会允许这奇怪的体位而挣脱,于是大黄也放出另一种罕见的叫声。接下来,两只猫各自保持着奇怪的表演,少有停歇。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数天,小蝎子终于忍不下去了。发出雷霆般的神谕:“从速、从快阉之,钦此。”这时候我就会哀怨的看着她:“敢情阉的不是你”“也不是你啊”“我们是同性,物种不同也能感同身受!”“你到底带不带他们去!”“…………”接下来的画面请参考缩回壳里的蟹类即可。


没办法。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个事。所以我惋惜的为他们拍照留念,不断对重复着对它们说着“这也是为了你们,怨恨不要找我请找嘛嘛”同时承受着不远处传来的冷冷目光。反复翻看着网上的“喵星人阉后注意事项”,我不寒而栗的从上到下缩了缩,带他们到了宠物医院。医院的人们对这种事显然已经司空见惯,说着“不用听信网上的,我们是很快的,很靠谱的”。但不知为何看着它们被带入手术室,我脑中浮现的却是小时候看的不知哪个清宫戏里阴森敬事房的一幕。我还没从这一幕的所带来的颤抖中走出来,它们就已经出来了。看来真的是很快。赶紧带着大黄小黑冲回家,按照医嘱严防它们乱舔,等了两小时后开始毫不吝啬的大量喂食进口的东瀛罐头。心中想不会以后连叫声都会变得半公不母吧。它们则毫不犹豫大吃大喝,胃口似乎完全没受手术影响。结果到了晚上,竟然就能跳上窗台了!霸气的走来走去有没有!半夜就开始追跑打闹了!第二天又开始破坏东西了!


原来到头来,只有我担惊受怕,人家压根无所谓。




评论
热度(67)
  1. 璞玉回首尘缘 转载了此文字

© ISO 50 | Powered by LOFTER